小说《穿越成暴君的祸水妖后》沈凝香 司马彦完整版免费阅读

小说:穿越成暴君的祸水妖后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蓝莓芝士多

角色:沈凝香 司马彦

简介:【读心术+穿书+双向治愈+事业+甜甜甜甜】沈凝香穿越到宫变现场,发现自己成了当朝暴君的祸水妖后。她每天苟住性命甜言蜜语劝暴君向善,摆脱祸水之名,却发现暴君是个抖M,不仅想自己死,还想拉她一起死。她三百六十度夸暴君要名垂青史。内心狂骂一遍然后感叹,原来他喜欢听彩虹屁。拥有读心术的暴君:演得不错,下次继续。沈凝香一直以为他是暴君的玩物,直到一天,暴君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后:你当朕有几条命?

穿越成暴君的祸水妖后

《穿越成暴君的祸水妖后》免费阅读

“皇后娘娘,您怎么把盖头给掀了,陛下还没来呢!”

沈凝香睁开眼时,只觉得这东西碍眼,顺手就给掀了,看着古色古香,却不失威严的宫殿布置。

她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有人说话。

顿时大惊,皇后?盖头?

沈凝香猛地低头,看到一双白净纤细的纤手。

这哪是她一个援非工程师能拥有的手 ?

旁边的宫人还在劝慰,“皇后娘娘,陛下他虽然又骑着马逛后宫去了,可今日是他的大婚之夜,他一定会来的!”

沈凝香听到这话,身体一僵。

骑马逛后宫?

好熟悉的剧情啊……

等等!

这不就是自己刚刚看过的小说?

她穿成了皇后……那不就成了三月后,和暴君被一起处死的祸水妖后?

老天爷在玩她吧!她上辈子也没刨谁祖坟啊!

沈凝香面容龟裂。

原著中的皇后长相绝美,司马彦为讨她欢心,学着周幽王搞了一出烽火戏诸侯。彻底惹恼了邸族的王侯。

邸族策反诸侯起义,不到三月,就将司马彦和妖后活捉,一个凌迟,一个浸了猪笼。

其实,在邸族起义之前,司马家自己内斗不断——

禁军统领罗广于帝后大婚之夜发动宫变!想将年仅三岁的司马侨立为皇帝!

原主在这场乱斗中,被暴君抛弃,被千万士兵轮奸。

虽然暴君在‘重臣’的辅助下复辟,并找回原主,以千万倍宠爱她。

可佳人不复从前,这也是原主后期不会再笑,唆使暴君残害百姓的主要原因。

沈凝香一个激灵微颤,转头看了眼计时的沙漏,莹眸微震。

再过不到半个时辰,罗广就要带着人杀入未央宫了!

“快走快走!”

沈凝香回神,仓皇地跳起来!

赶紧跑,去哪都行,就是不能在这未央宫待着!

“娘娘您不能走呀!”

宫女也慌了,想拦住她,最终却只扯掉沈凝香宽松的大袍。

沈凝香刚出殿门,离着老远,便看到一个骑着马的高大身影。

“皇后要去哪?”

好巧不巧,司马彦的马带着他刚好路过。

男人目光阴沉,眉头紧皱,似乎没想到自己的皇后竟然敢大婚之夜出逃1

沈凝香一愣,抬头看去,就见一名身着黑衣锦袍的少年正低眉望着她,眉目肆意张扬,周身隐隐显露出阴冷嗜血的气息。

她浑身一抖,这就是自己夫君, 当朝暴君司马彦?

“陛下,臣妾肚子不舒服,要去出恭。”

沈凝香立刻找了个借口。

妈的当然是跑啊!不跑留着被反贼砍掉脑袋吗?

人有三急,他该不会连这个也拦着吧?

时间要到了,罗广来的时候抓到暴君,就让他死了算了!

司马彦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仿佛看着什么怪物一般,上下打量着沈凝香。

他怎么听到了两重声音?一个是从沈凝香嘴里说出来的,另一个,却不知道是哪里。

难道是刚才从马上摔下来,把自己的脑子摔坏了?

“臣妾去了!”

沈凝香见他发呆,快速说完,转头就跑,根本不管自己去的方向是哪里。

救命救命!

暴君那个眼神,不会一看原主的美貌就情根深种了吧!

要死自己死,可千万别拉上她!

“放肆!”

司马彦冷脸,指着沈凝香:“来人,给我把她拉回来!”

原来是从她嘴里吐出来的狗语!很好!

很好!敢当着面叫他暴君,很有胆识!但就她那个蠢样子,凭什么觉得自己会对她情根深种?什么叫要死自己死,别拉上她?!

还有之前那句,罗广要来抓他?

禁军统领罗广,可是他的心腹,怎么会来抓他?!

这绝对不可能!

沈凝香被两个太监拽了回来,没有半点怜惜的摔在地上。

她顿时痛叫一声。

却听司马彦道:“谁允许你们这么粗暴的对待朕的皇后?拖出去砍了!”

沈凝香大惊,眼看着那两个拖拽她的太监立刻又被别人拖走,对方从头到尾没敢发出一丝声音。

整个宫里的人都知道,司马彦杀起人来随心所欲,不讲道理。

不求饶尚且还有一丝生路,敢求饶,只会死的更快。

沈凝香近距离看到暴君杀人,眼睛都要瞪出来了。

妈呀,他真的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暴君!

难怪死后身体里被人灌了水银,剥离皮肉,做成了一副完美的血管模型!她要不要现在去找罗广投诚,没准还有一丝活路?

沈凝香恨不得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抱着自己。

太吓人了。

司马彦面上晦暗,深眸掀起风暴,灌了水银?做成血管模型?这倒是个好创意,怎么自己以前没有想到?

这次要是真死了也就罢了,要是没有,他就拿罗广来试试!

不过现在——

这个女人会的是什么妖法?她怎么会知道罗广逼宫,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以后会死?!

最主要,他似乎能听到她的心声,也只能听到她的心声。

呵,有意思。

“皇后要出恭,何必那么麻烦。”

司马彦驱马上前,语调里尽是冷漠:“朕让人把恭房抬过来就行了。”

沈凝香秀眉一皱,暗骂:变态!

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司马彦已经翻身下马,带起一阵冷冽的寒风,顺手挽住 她的手臂,免得她被吓得腿软跪地。

沈凝香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,“陛下,臣妾真的要忍不住了,您再不让臣妾去,臣妾恐怕要失仪……”

天呀,这个暴君到底要干什么?来不及了啊!罗广就要杀进来了,快让她离开吧,去哪都成,她不想在未央宫当活靶子!

“无妨,你我已是夫妻,没什么我不能看的。”

司马彦说这话的时候,面带微霜,嘴角却勾起一丝冷笑,手上加重了力气,将她拖进未央宫。

沈凝香低着脑袋,觉得心理凉飕飕的。

粉唇张合,无声的骂骂咧咧,恨不得真的可以口吐芬芳,过过嘴瘾。

可惜,她怂啊,没这个胆子。

原著里,暴君司马彦荒淫无道,每日骑着马在后宫闲逛,马停在哪里,他就去哪个宫里留宿。

但凡被他临幸过的美人,要么死了,要么十天半月下不来床!

她早就该知道,司马彦有特殊癖好!

哎,被他折磨一夜,就她这种小身板,不得当场毙命?

眼看逃脱不了,她只好硬着头皮,换了话题,一脸忠心为主的模样:“陛下,其实是臣妾收到消息,禁军统领罗广叛变,一刻钟之内就会剑指未央宫,您再不走,就要丧身于此了!”

然而司马彦却好像并不着急,听到她的话,反而慵懒的躺到床上,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铺:“皇后来朕身边。”

沈凝香:我来你妈个头!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!你要被人砍死了!

见司马彦似乎不信她,嘴边似乎还露出一丝冷笑,她只得另想了个法子…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蓝莓芝士多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vy168.com/xiaoshuo/2058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