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ray(2) { [“error_code”]=> int(18) [“error_msg”]=> string(34) “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” }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小说《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》全文阅读

小说: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哇哇哇掘机

角色:array(2) {
[“error_code”]=>
int(18)
[“error_msg”]=>
string(34) “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”
}
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

简介:成才高中风云人物沈莫微,走得就是一整个纯纯高冷帅气学霸人设,到哪儿都能掀起一片迷妹的尖叫。姜小棉人如其名,从小到大就像块软乎乎的棉花糖,圆圆润润可可爱爱,妈妈辈看到都说小姑娘有福相。“姜小棉,你别跟别人好。”众人皆感叹世风日下,高冷学霸竟也有如此可怜兮兮的一面,而当事人姜小棉却只是戳着手指阿巴阿巴。大家都说姜小棉配不上沈莫微,但只有沈莫微自己知道,姜小棉于他,是全世界一般的存在。在编搞笑女音乐牲✖️干啥啥都强风云男神咱们就是一个此爱棉棉无绝期。

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

《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》免费阅读

姜小棉从小就比别的小姑娘多了那么二两肉。

别的小朋友跳芭蕾舞,都是一只只轻盈的小天鹅,但画风转到她这儿,就实在有些呆萌可爱了。

小肉肉随着跳跃的动作而颤抖,老师每每看过来时,都会被这认真但又滑稽的小小“呆头鹅”逗笑。

倒不是姜小棉跳得不好,相反,她的节奏控制力和韵律是所有小朋友里面最好的,但由于圆圆的小肚子和她不苟言笑的严肃小表情实在太过抢镜,导致老师们并没有关注到她别样的优点。

姜小棉并不喜欢跳舞,她来学这个芭蕾舞还是为了满足妈妈从小的天鹅梦。

她喜欢舞蹈房那架漂亮的三角钢琴。

姜小棉经常蹬着小短腿爬上琴凳玩,舞蹈老师向来喜欢这个乖巧伶俐的小圆妹,还教了她一首小星星。

老师教了两遍,也没告诉她每个音的位置,可谁也没想到,姜小棉上手就来,将一首小星星虽慢但流利地弹了下来。

舞蹈老师咽了口口水,她突然意识到,不能为了这一个小孩的几百块钱而浪费这样好的天赋啊!

看来今天得找这位小朋友的妈妈好好的聊一聊了。

“姜小棉你个肥婆,还想弹钢琴装公主!”姜小棉正坐在琴凳上翘着腿一遍遍弹小星星,刘顺顺骂她的时候她正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中,被这样一喊,她差点吓得从琴凳上跌下来。

姜小棉有些生气了,她爬下琴凳,插着腰喊道:“我才不是肥婆呢!你这个丑八怪!”许是肉肉的作用,她嗓子洪亮,刘顺顺缩了缩脖子,有些不服气。

都说童言无忌,人们都说小孩子不会骗人,因此也最伤人。

刘顺顺长得确实有些伤感,眼球很凸,龅牙蒜头鼻,她从小就因为长相而被小朋友们当作攻击的对象,在姜小棉没来舞蹈班之前,她是那个被所有小孩子孤立的人。

学芭蕾的小姑娘们都仰着头像一只只高贵的小天鹅,谁也看不上谁,更别说这个长相奇怪资质平平的刘顺顺了。

都说屠龙少年终成恶龙,刘顺顺没能屠龙,却反被恶龙咬了一口,先一步变成了小怪兽,她指责姜小棉的样子就如同当初大家嘲笑她的样子。

刘顺顺受伤了,她转头去看这群小姑娘们里最漂亮的齐雅,齐雅人如其名,优雅大方,但又十分骄傲,她学习芭蕾的时间最久,跳得也最好,此刻她正翘着二郎腿在一旁看热闹,见到刘顺顺看了过来,她轻飘飘地丢下一个白眼。

刘顺顺见自己百般讨好的齐雅也不理会自己,便更是气急败坏,她冲上前去,仗着身高优势,轻而易举地揪住姜小棉头顶的小花苞,姜小棉吃痛,气得伸出爪子要跟刘顺顺“决一死战”。

“走开!”就在姜小棉去抓刘顺顺的手臂时,一道声音从她耳边响起,挡在她面前的女孩一把推开了刘顺顺,一切变成了慢动作,她回头,阳光洒在她白净的脸庞,黑发没有听老师的规定乖乖盘起,而是绑了个高马尾,发丝穿过阳光,俏皮利落,姜小棉一时间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小魔仙。

“谢谢你,苏祈。”姜小棉看清了眼前人的长相,正当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想要报答苏祈时,刘顺顺突然爆发出一阵似鞭炮一般骇人的哭泣声。

“怎么回事怎么回事?”舞蹈老师终于从洗手间回来了,她一进门就看到正哭得撕心裂肺的刘顺顺,便赶紧跑过来一把抱起她。

刘顺顺恶人先告状,她指着姜小棉,一边哭一边喊:“她欺负我!她推我!还骂我丑……丑……”刘顺顺终归还是不好意思将那三个字从嘴里吐出来,她这一哭,眼睛一挤,更是显得面部奇奇怪怪。

“你胡说八道!明明是你先骂姜小棉的,你才是坏人!”苏祈见义勇为,挺身而出,她的门牙掉了,说话还漏风,但丝毫不影响她在姜小棉心中光辉伟岸的形象。

舞蹈老师总算是从一群孩子嘴里抠出了一些真相,她认为这些小事没有必要惊动家长,便要三个小朋友互相道歉握手言和。

然而苏祈死也不愿意握手言和,姜小棉一看苏祈这样,便也拒绝和好,同苏祈一起将头扭到一边,很是不满意老师这种“和稀泥”的做法。

“那好吧,我会让你们的家长留下来,这件事情我们就让你们的爸爸妈妈来解决吧!”舞蹈老师拿这群小朋友没有办法,便只好联系了三位家长,让他们来解决。

“哎呀!怎么回事啊?”

教室的门被撞开,一个油头粉面的大妈冲了进来,她穿了一身饱和度极高的骚粉色大衣和包臀裙,肉色丝袜包裹着那双粗腿,脚下的假皮靴“噔噔噔”敲着地板,听得姜小棉耳朵都疼了。

“诶哟我的顺顺!囡囡怎么了?没事没事妈妈替你做主啊!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。”大妈上前,一把搂住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刘顺顺,满脸的担心和宠溺。

刘顺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哭嗝一个一个往外冒,说话也说不清楚。

“她骂我……呃……她说我丑……呃……她欺负我……呃……姜小棉她欺负我……呃……”刘顺顺从母亲的胸脯间露出一个脑袋瓜子,伸出手对着姜小棉指指点点。

姜小棉气得脸蛋鼓鼓,毕竟还是个小孩子,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,也开始泛起泪光。

就在她要掉金豆子的时候,苏祈开口,“胡说,明明是你先骂人的!你这个贼喊捉贼的坏蛋!”

小孩子单纯,“坏蛋”在他们的世界里好像是最恶最恶的一类品种了,刘顺顺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,又开始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了。

门又打开了。

“不好意思老师,我刚下飞机。”一个穿了套休闲运动套装的女人走了进来,她戴着口罩和棒球帽,只有一双圆圆的杏眼留在外面,倒是和姜小棉的如出一辙。

“妈妈!”姜小棉一把扑进姜茗怀里,姜茗顺势摸了摸她的头,便走到老师面前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哇哇哇掘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vy168.com/xiaoshuo/3217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