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越汉朝:给汉武帝当司机》(林长风枫雨潇潇)全文小说_林长风枫雨潇潇精彩小说在线阅读

小说:穿越汉朝:给汉武帝当司机

小说:军事历史

作者:枫雨潇潇

角色:林长风枫雨潇潇

简介:一个特种兵穿越到汉武帝后期时代,没有身份,没有亲戚朋友,一头短发被县令当作受过髡刑守的罪犯给关了起来
这个穿越就从地狱级的囚犯开始吧
在牢狱中的坐个牢,却灭了一伙山贼

在边塞的当个小戍卒,却射杀射雕者,立军功又拿赏钱

在长安开个小饭馆,却结识了汉武帝、霍光、司马迁、东方朔、桑弘羊等等汉代大名人

去太学当个旁听生,却舌战群儒,引发了盐铁论

给汉武帝当个侍郎,却卷入巫蛊之乱

好不容易混上羽林中郎将,却被派去匈奴拿叛国者头颅

穿越汉朝:给汉武帝当司机

《穿越汉朝:给汉武帝当司机》免费阅读

第4章 郑家

天已经亮了,贼寇也已经退了,县寺人少,就没有深追。

林长风回到县寺,看着在血泊中的吴条,两眼还是在发呆。

不知道发呆了多久,县令他们都回来了。

“林壮士擒杀贼首,我当上报郡太守,为你请首功。”县令拱手道。

长风看着众人,没有说话,看了一下手中的刀,刃已经卷了不少处,便丢了刀。

县令看到赤条条的林长风,呼唤下属拿一套衣服给长风穿上。

有人打着水来冲洗院子,长风夺过水桶,把水从头冲到脚,大呼一口气恢复了精神,穿上了衣和裳。

总算是有衣服穿了,不是裸了。

“我可以走了吧。”长风对县令说。

“壮士稍等,敢问壮士家住何方,日后好将赏金奉上。”

“这是何处?”长风问。

“本地大汉会稽郡山阴县,吾乃山阴县县令洛方。”县令说道。

大汉?会稽郡?山阴县?

长风心里一沉,真的是穿越了,自己不了解这汉朝的地名,说个两千年后的地名估计没人知道。

“我不记得我是哪里人了。”长风只能这么说了。

县令表示不解,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忘记自己是哪里人,又问:“可立有功爵?”。

“不记得了。”

“禀县令,林壮士被我用木船撞了头,可能离魂了。”郑吉解释道。

“哦,原理如此,壮士可有去处?”

长风心里又一紧,自己在这个汉朝,没有家,没有朋友,也没有钱,要去哪里呢,哪里才是去处。

他看了一眼郑吉,郑吉是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,虽然被他抓到监狱,但这个人还不坏,要不是他,自己都被吴成给砍了,此时多么希望郑吉能够收留自己。

郑吉马上说:“林兄就去鄙人寒舍住上一段时日,待来了功爵赏金再做其他打算。”

郑吉这个小伙子太暖心了,太懂事了,长风默默的给他一个赞。

长风也学着他们拱手作揖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郑吉突然想到自己的家不知道有没有被贼人打劫,马上向县令告辞,拉着林长风往自己家里跑。

大街上,一片狼藉,哀哭声一片。

昨晚,两百多贼人,一部分攻进县寺,一部分打劫了县城的百姓。

长风心里骂贼匪不是人。

一座豪华的院子,大门紧闭,院子周围躺着几个绿头巾的的贼匪,这是郑吉的家。

郑吉大力敲着门,里面有人喊着:“何人?”

“我是郑吉,速速开门。”

里面的人听出了郑吉的声音:“是公子。”

门开了,两人进入了院子。

几个家丁手持环刀,有几个拿着弓箭还伏在在屋顶。

郑吉这才舒一口气,贼匪是没有攻进这个大院。

一个长者一撅一拐的出来,这是郑吉的父亲。

郑吉连忙拱手作揖:“父亲,受惊了,未能守护父亲周全,我死罪。”

“吾儿,有人说县寺被贼子攻下,吾儿可受伤?”

“不曾受伤。”郑吉手掌指着林长风:“这是林长风壮士,昨晚擒杀贼首吴条,真英雄也!”

“英雄这个词不敢当。”林长风谦虚道。

“壮士英气逼人,是真英雄,请入大堂。”郑父请林长风进入了大堂。

郑吉马上招呼下人准备早餐。

大堂内,郑父跪坐在中间,长风跪坐在左边,身前有个长的木几,郑吉在右边。

郑父看着林长风的短发问:“林壮士,敢问你为什么是短发?”

“我老家那边好像都是这样的发型。”长风以为发型被问了好几遍了。

郑父见多识广,知道有些地方的习俗不一样,说:“一乡一俗,林壮士不要见怪。”

“郑伯父,请不要喊我壮士了,直接叫我长风吧。”

一口一个林壮士,长风听的也是很见外,现在要在别人家里住上一段时间,不能这么见外了。

此时,下人端上早餐,分给他们三人,每人一份,放在各自的长几上。

有肉有米饭有青菜还有酒。

“林兄,请用早食。”郑吉说道。

长风拿起肉就啃了起来,这肉煮的白白的,只放了盐,却非常美味,一种纯粹的肉香美味。自己所属的那个年代,猪肉都是吃饲料不到半年就出栏宰杀,这边的猪都是养上一年,甚至两三年才宰杀,不吃饲料的纯土猪,这种猪肉这么白煮就很美味。

米饭比监狱的糙米糠皮要精细多了,长风又吃了一口白米饭,这米饭粒粒分明,不成团,不粘牙,又有米饭的特有香味,就是小时候农村里的捞米饭的味道。

还有一碟青菜,长风不认识,也就是用盐水煮的,味道还可以。

酒的度数不高,酒体琥珀色,味道和黄酒差不多,这里是会稽郡,也许这酒就是汉朝的黄酒。

长风想起这是汉武帝时期,身为军人,想起两千年来所有热血男儿的偶像,问道:“郑伯父,卫青和霍去病你们听说过吗?”

郑父听到这两个名字,感叹又遗憾的说:“长平侯已薨十载,冠军侯已薨二十余载。”

长风没想到卫青霍去病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,不能一瞩他们的风采,也是一大遗憾。

“冠军侯封狼居胥的时候,我正是其麾下的左曲右官。”郑父仰着头,眼里闪烁着无限自豪。

长风大吃一惊,这个老瘸子居然是霍去病麾下的一个小军官,还亲眼见证了霍去病的封狼居胥,真是人不可貌相,怪不得昨晚的这个院子的防守这么严密,贼寇都未能攻克这个院子。

郑父也是在霍去病封狼居胥之后,去抓几个逃跑的俘虏的时候摔下马,摔折了腿,20岁的郑父就拿着军功爵和丰厚**回到老家会稽郡山阴县开启了养老生活。

酒足饭饱后,郑吉领着林长风进了客房,客房里已经烧好了一大桶水。

“林兄请沐浴,尔后再歇息。”郑吉说。

木桶旁的凳子上放了一大碗褐色的水,有点像黄酒的颜色,长风感叹古代人真有情调,边泡澡还可边喝酒。

长风问道:“这是什么酒?”

郑吉哈哈一笑:“这不是酒,是皂角水,可浣洗衣裳头发,也可用来沐洗身子。”

这皂角水有点黏滑,跟沐浴液差不多,长风洗了个头,还真能洗出泡沫出来,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,泡去了一晚的疲惫。

这个郑吉太贴心了,暖男一枚,安排的仔仔细细明明白白。

皂角,在没有肥皂之前都是用来洗衣服洗澡的,捣烂了就可以直接用。皂角水是用干皂角用小火熬出的水。20世纪70年代都有人在用皂角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枫雨潇潇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vy168.com/xiaoshuo/3704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